第383章 把张飞吓傻了

青芷町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麒麟中文网 www.70zw.com,最快更新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最新章节!

    转眼,半月后。

    虎牢关,乃洛阳屏障。

    当年,董卓便是戍守此关抵御十八路诸侯,只不过时过境迁,此时距离十八路诸侯已经数载。

    此刻,城头上,忙碌的身影无数。

    至于那刘字旗,更是迎风而动,显然刘备不准备舍弃东都,准备以虎牢关抗衡张绣,毕竟洛阳意义重大。

    而这些甲士,此刻都在忙碌修补着虎牢关城墙,此地虽然破损,但是底子还很好,修补后防守不成问题。

    而且想进军洛阳,那就必须攻下虎牢,越过虎牢关,粮道不保,而且还会腹背受敌,可不少好事。

    毕竟古代这些要道城关拦的不是人,而是粮。军无粮则变,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关隘在此,粮道则不通。

    ......

    数十里外,张绣率军将至。

    此刻探马飞驰而来,抱拳道:“主公,河北传来急件,刘备部将关羽已与数日前奇袭魏郡,攻破邺城。”

    “攻破了邺城?”张绣诧异。

    “这个刘备,好狠的心,竟然连盟友都不放过。”

    “主公,刘备乃当世人杰,如今天下诸侯几乎就剩他一个了,其又岂敢松懈。”徐庶抱拳说道。

    “主公,虎牢关城高墙厚,如今刘备又夺取邺城,以说兵精粮足,当认真对待,末将以为,可派人分抄河北,断了刘备粮道。”

    黄忠神色凝重,沉声道。

    “分抄河北?”张绣复语,“何须这么麻烦,就算给他河北,他能守得住么?虎牢关一破,他只会溜回关中。”

    说完,张绣转身问道:“轰天雷运到何处了?”

    “后日便可抵达!”诸葛亮答道。

    这玩意他可是见过,一个字,绝!

    有此物在,攻城略地太简单了,死守本身是优势,可在此物面前那就是被动挨打,而且还是狠狠的打。

    “那就原地扎营,”张绣说道。

    “子龙,文远,尔等随我去关下看看。”张绣说着,打马带着一众武将径直奔赴虎牢关。

    良久,城关下。

    张绣遥遥相望,虎牢关的确雄伟,也难怪当年能阻挡群雄的脚步,若是靠人命去填,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把AWM挂在一侧,张绣拿出大喇叭喊道:“刘备,你乃大汉宗亲,为何还要执迷不悟自寻死路?”

    “曹操比你如何?其已经归降大汉,替大汉西征,你又何必为了一己私利,让数州生灵涂炭?”

    “劝你一句,开关投降,我可保你三兄弟安享晚年。”

    随着张绣说完,刘备旁边张飞瞬间恼怒,环眼暴睁,怒斥道:“大哥,这张绣小儿欺人太甚,你且让人打开城门,看俺不捅他一万个透明窟窿。”

    “三弟吾急,张绣谲诈,切不可中计。”

    “张绣,你少在这装模作样,正是因为吾乃大汉宗亲,所以才更应该据理力争,免得大汉江山落入你这个奸贼手中。”

    “至于投降,笑话,我三兄弟岂是贪生怕死之徒?”刘备缩了缩脖子,故意让旁边亲卫露出半个头,他在旁边呼喊。

    “那就没得谈了?”张绣道。

    “哼,张绣,你少在这惺惺作态,我也劝你一句,大汉流传四百年,岂是你可撼动的,下马请降,我饶你一命。”

    刘备声音很大,喊道。

    “呵呵,”张绣笑了,抬手把AWM举起,然后对着那半个头颅射去,只听铛的一声,刘备旁边的亲卫脑袋被掀了。

    脑花混着血水溅刘备一身。

    此刻,他神色紧张,胸膛起伏,此人还真是鬼神难测,幸好刚才自己留了个心眼,不然死的就是自己了。

    看来以后自己去哪都得带一票人。

    至于他旁边,张飞抿了抿厚厚的嘴唇,擦了擦脸上鲜血,“俺滴个乖乖,张绣这用的什么东西?”

    瞬间,张飞不叫嚣出门了。

    这尼玛,脑袋都给干炸了,自己出去还不得一下把自己射死?

    咔咔!

    子弹上膛,又是一枪。

    只见虎牢关关头,刘字旗折断掉落。

    这一下,又是吓得虎牢关上的甲士一阵惶恐,全都低头不敢立起身子。

    “关内大汉勇士们,吾不想多说什么,这三日内离开关内,你们还有一条生路,三日后,虎牢关无存,尔等无存。”

    张绣声音浩荡,响彻云霄。

    此话一出,城头上所有士卒全都面露惶恐,一个个议论不停,尤其这里面多数是益州和冀州兵,若不是刘备有粮食,他们早跑了。

    刘备见状,眸子瞬间眯在一块。

    这个张绣,好狠的手段,一句话就让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士气荡然无存。

    “张绣,虎牢关高四丈,宽三丈,坚不可摧,而我城内兵多粮足,你又是千里袭来,我看你如何破关。”

    刘备当即大喊,试图稳住军心。

    “呵呵,虎牢关,在我看来,不过尔尔罢了,至于刘备,你且洗干净脖子等着,破关之日,吾取你首级。”

    说完,张绣勒马就走。

    若是没有改良的轰天雷或许的确不好攻破城关,可是眼下,攻破这种关口只不过多费点时间,仅此而已。

    看着张绣离去,刘备这才直起身子。

    张飞心有余悸看着张绣,“大哥,张绣这厮有此等武器,咱们该怎么和他打啊?”

    “不用担心,此物定然稀有,不然他直接就强攻了。而且此物应该穿不透城墙,我们倚城而守,谅他无法破城。”

    刘备阴沉着眉头说着,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不过眼下不管如何,他不能乱,他是大汉最后的希望了,他死了大汉就真的没了。

    “主公说得对,此物定然不多,而且攻城无用,不然,张绣又何苦瓦解我军军心,想来他也没办法攻城。”

    旁边,司马懿沉声道。

    听着司马懿说完,刘备这才安下心,他虎踞洛阳,守卫虎牢,没道理会怕张绣。

    “主公,属下到是担心,张绣会派人分掠河北,如今我军就食与冀州,若是张绣派人往,恐怕...”

    司马懿沉声说道。

    “仲达言之有理,快,传信关羽,让他拱卫邺城,并且派人与白马驻守,务必防范张绣分掠河北。”

    刘备瞬间吩咐道。

    “诺!”旁边亲信应下。

    当即,这场最后的决战缓缓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