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含羞带怯

红樱桃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麒麟中文网 www.70zw.com,最快更新撩宠娇妻:过分老公难伺候最新章节!

    第170章 含羞带怯

    他好象又把诗诗和果果还回给她了。

    不想了,伸手接过相机,他还没有来得及拷出来,所以只能先在相机上看了。

    两个小宝贝,真漂亮真会摆姿势呀,张张都是酷帅的很,太好看了,让她一张张的看下去,不想移开视线,蓦的,照片换了,都是他的,还有,那个姓杜的女记者,照片的角度也不怎么好,好象是很随意的拍的,这些,应该是诗诗和果果的杰作吧。

    那些镜头中冷慕洵与女记者有说有笑,又是一张,也不知冷慕洵说了什么,女记者含羞带怯般的瞟了他一眼,然后一手捶在他的背上,就那么清晰的被孩子们拍了个正着。

    晚秋放下了相机,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冷慕洵,你去照顾孩子们吧,我没事的。”

    “不去了,我也感冒了,虽然没有你的严重,可是鼻塞。”

    “你还真想陪着我一起生病呀。”她笑,忽而想起他早起说过的话,心底里有一股暖流在涓涓流淌着,心也莫名的泛起了一股躁热感,可是随即的,她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些照片,“阿洵,杜小姐呢?”

    “你吃了粥和药就睡了吧,我们约好明天一早去爬山,这火山岛上的玄武岩看起来壮观极了,坐在那顶端看海上的日出一定很美……”他仿佛在无限遐想中,“我早起去,这样等孩子们醒了就回来了。”

    她想说‘你就不怕感冒传染给了杜小姐吗?’,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是的,她女未嫁,他男未嫁,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又何必去管他呢。

    随即笑笑,“好,我这就吃。”拿过他递过来的食盒拼命拼命的吃着粥,粥很香,可她却没有任何的味感,匆匆吃完再抓起一把药喝下,闭上眼睛时,她懒懒的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样,再也不理他。

    床前,那道身影晃了一晃便离开了,她安静的躺着,沙发的方向很快就传来他低低的呼吸声,在这静夜里尤其的清晰,他果然有些鼻塞,是真的也病了,只是比她轻些罢了。

    睡吧,明天他陪着杜小姐,她就陪着诗诗和果果,她一定要好起来,不管谁不要诗诗和果果,她都要,孩子们是她一生的宝贝,不离不弃。

    夜色沉醉在酒店的霓虹闪烁中,许是吃了药,许是想要好起来再陪着孩子们,那一夜,她的烧热神奇的退了下去,也让她睡得安稳了些。

    悠悠的翻了一个身,很早就醒了,可能是昨个白天睡得太多了吧。

    沙发上,男人已经不见了,呵呵,他去看日出了吧,一定是,瞧,天色已是黎明时,真的就要天亮了,想象着太阳突然间从海平线上一跃而起的壮观,如果不是她生病了,她也想去看日出呢。

    罢了,她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还去什么呢?

    可是,却真的很想孩子们也去看看。

    唉,她真是不争气。

    闭上眼睛继续睡着,就赖着床吧,等天大亮了再去叫醒孩子们,然后怎么也要撑着陪她们再逛一次火山岛,这一次,她不想孩子们留有什么遗憾。

    暗自的想着,手机又响了,她随手接起,电话的彼端传来冷慕洵磁性的声音:“醒了吗?要是醒了就去看看孩子们,我们在门外就要出发了,若是孩子们醒了,就带她们一起去。”

    那个‘我们’,应该是指他和杜小姐吧。

    懒懒的不想起来,这个时候孩子们怎么可能醒了呢,他若是真想带孩子们去,那就该上早些叫醒孩子们,现在都与杜小姐在楼下了,还说这些做什么,真虚伪。

    她不理,也不回短信,闭上眼睛继续消磨着时间,却再也没有半点睡意了。

    “仲晚秋,你给我起来,快去看看,不然,我们的车真的要开走了。”

    催命一样的短信又来了,他似乎真的有点诚心,其实,她也想他带着孩子们一起去呢,毕竟,在这火山岛上看日出的机会真的不多,想到这里,晚秋‘蹭’的起床,然后快步的走到隔壁,伸手推着门,里面居然没锁,让她的心刹那间‘咯噔’一跳,就两孩子,怎么可以不锁门,冷慕洵他怎么照顾孩子的。

    可是,冲时去的时候她的慌乱更甚了,房间里没有诗诗和果果,刷刷刷的寻遍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可是,诗诗和果果真的不在。

    孩子们,又一次的失踪了。

    软软的倒靠在床沿上,晚秋觉得自己要虚脱了,蓦的,手机里又响了。

    这一次不是短消息,而是电话……

    “阿洵,孩子们不见了……”电话才一拿起,晚秋就带着浓重鼻音的哭喊着,她的身体在颤抖,她是真的吓坏了。

    “妈咪,是我……”可是,原本以为会有的冷慕洵的声音没有传来,传来的却是诗诗的声音,“妈咪,我和果果还有爹地在楼下等你呢,你快换衣服,咱们去看日出,不然,就来不及了,妈咪,你不会不想让我和果果看不到日出吧。”

    晚秋惊住,唇抖了又抖,半晌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那个人,他早就带着孩子们下楼去了,却还让她来看孩子们,他这个混蛋,他吓坏她了。

    “妈咪,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诗诗在电话中焦急的喊道,小家伙担心了。

    听着女儿焦虑的声音,晚秋这才稳了稳心神,然后道:“妈咪这就下楼去,会很快的。”说完,她掐断了电话奔回自己的房间,洗漱,更衣,所有的动作都一气呵成,平时做这些至少需要十几分钟的她这一刻只花了五六分钟就搞定了,选了一双登山鞋就冲出了房间,冷慕洵,冷慕洵,一路走一路念叨着,他害她刚刚连魂都差点丢了。

    大堂外,冷慕洵的车子拉风的停在那里,黑色静谧的如一幅水墨画,背景就是才刚刚泛起亮意的黎明的天空,远天,灰朦朦的泛着清幽的蓝。

    才一推开厚重的玻璃门,果果的声音就欣喜的传来,“妈咪,快上来,咱们去看日出。”

    登山装,小家伙们穿着一样的登山装,她以前连见都没见过,说不得,这又是冷慕洵的杰作了。

    副驾的车门开了,她却停在门前不进去,伸手去拉后排位置的车门,可是,怎么也拉不开,“果果,帮妈咪打开。”

    果果的小手移过来,按了又按也打不开,车前,坐在驾驶座上一直不声不响的冷慕洵突然间眯着眸子笑道:“这可是天意了,后排不让你妈咪坐呢,那就坐前排吧。”

    “冷慕洵,你……”她不可不是不懂车的,好歹也研究过了几天车,对车子的机关性能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可是,再望了一眼车里她突然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杜小姐,一愣神,才道:“杜小姐呢?她坐哪里?怎么不见她?”

    “哦,她跟她同事先走了,上车吧,我们这就追上去。”

    是了,人家也有车,怎么会坐他的车呢。

    “妈咪,快上来,不然等我们到了山上日出都出来了,快点呀。”两个小人一起催着,着急的不行。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也只能到前排就坐了,也不看他,气恼的坐稳,胸口一起一伏的,刚刚真的是太赶了。

    车门随即关上,男人的气息一下子就涌了过来,他正歪过头拿起安全带,然后修长的手温柔的为她系好在身上,“真是小孩子,连安全带也不知道系。”

    “喂,我不是……”

    “嘘,孩子们在呢。”他一笑,温柔的目光仿佛带着无尽的宠爱,就好象她真的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最后一天了,明天就要回T市了,听着孩子们低低的声音,两小人正在兴奋的谈着什么呢,罢了,她是真的不想扰了孩子们的好兴致,不出声的看着车前方,哪里都比身旁的男人好看。

    车子,匀速的行驶着,不快也不慢,他是怕颠簸着孩子们吧。

    悠然的路灯明亮的照着前面的路,这路应该是一直延伸到火山顶的。

    想着就要到山顶然后再看到日出,她的心情也略略的好了些。

    日出,多美呀。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看过海上的日出。

    她不说话,冷慕洵也不说话,仿佛早就猜到了她的心思一样。

    车子越来越慢,盘山的路还是有些陡峭的,放眼望去,淡薄的雾气中已经隐约可见那山顶黑色的玄武岩,奇形怪状,却惹人的眼不想离开,真的很漂亮。

    “妈咪,你瞧,那块石头好象是一个人形,还有头和手和腿呢。”

    顺着诗诗手指的方向,她也看到了,真的好象。

    这地方,真的可以开阔视野。

    就这样一路看着怪石一路到了山顶。

    车停在了山顶的停车场上,冷慕洵打开了车门,两个小家伙立刻伸伸腿伸伸胳膊的跳下了车,冷风袭来,吹得感冒还没好的晚秋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才来的急,她一时没想那么多,就穿了一套平时的衣服过来,可这山顶上风大而且是尤其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