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篇:浮生尽

缚瑾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麒麟中文网 www.70zw.com,最快更新花样年华最新章节!

    卢莎拍摄的产品广告在城市全范围内播放后,宏扬再度攀上一个崭新的台阶,以其特殊的视觉、精湛的内涵和丰富的底蕴竖起商业界又一座里程碑。

    宏扬召开记者招待会,蒋升平第一次以这样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受到极大关注,他特意穿了一身颜色格外鲜丽的红色西装,在往常是从没有过的,有记者询问他是否喜事将至才会如此神清气爽春风满面,他只是笑而不语,眉梢眼角都是温柔。

    庞助理见现场局势有些无法控制,只好站出来为蒋升平解围说,“宏扬最新产品得到广泛支持与关注,就是一件大喜事,蒋总最欣慰的便是这个,算是他执掌宏扬收到的第一份珍贵礼物。”

    记者不甘心将话筒逼近,目光扫过他身侧站着的卢莎,“有传言蒋总和卢小姐来往甚密,您私人生活比较空白,卢小姐应该是您第一个比较有好感的女星。不知道您一向喜欢低调暗色系,是否也意味着在暗示我们,您的感情要开花结果才会发生穿着变化。”

    卢莎脸上的喜悦和娇羞来不及绽放,便被蒋升平非常郑重的语气而压得僵硬,“我和卢小姐仅仅是公事合作,私下来往也属于大众捕风捉影,我绝对不会和她有任何大家期盼的发展,我有喜欢的女人。”

    底下传来一阵窸窣惊呼,卢莎的脸色僵了许久,在身后经纪人的提醒下,才缓慢恢复过来,却也不复刚才的光彩。

    这种产品预热,是一种绝佳的炒作机会,也是厂商和代言明星互惠互利的重要环节,卢莎并没有要澄清的想法,甚至希望蒋升平能够以模棱两可的暧/昧姿态做回答,可她没想到他会撇得这么干净,不给人留丝毫遐想余地,她从没有失手过任何猎物,只有这一个。

    他实在太冷漠,她并没有赶上蒋华东风光称霸的时代,却也从很多前辈那里听说了关于他许多传奇,曾以美艳著称的港城影星,用尽浑身手段也无法狐媚住蒋华东,他被称为这世上最不为美色动心的男人,让多少女人心痒又无奈。

    卢莎没有接触过蒋华东,她刚刚崭露头角他就已经去世,但她接触了蒋升平,她不知道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在男欢女爱面前怎么可以这样平静,根本不为所动。

    有记者趁热打铁询问蒋升平喜欢的女人是否是娱乐圈,他面容冷静说,“不是,是商业界。她非常聪慧干练,有她吸引我而我在任何女人身上都找不到的美好之处,从我八岁起认定她,这二十二年就再没想过我会娶其他女人。我父亲大家都清楚,我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无超越他,也不会有人再成为他之外的第二个传奇。我希望能守住父亲留给我的产业,让宏扬成为一个商业界如他那般存在的神话。我无法许诺她什么,我只希望用最短的时间,让自己完全融入进这个对我而言很陌生的领域,然后成为她想要的丈夫。”

    程橙橙坐在程氏大楼会议室内看着屏幕直播,当蒋升平说完最后那句话,她就觉得自己这颗本来就对他坚决不起来的心彻底塌陷。

    蒋升平继承了蒋华东所有的稳重和魅力,他用最短时间适应商场,并且行走得游刃有余,他身披吸引所有人瞩目的光环,不分日夜逼迫自己融入宏扬融入这个到处都是陷阱和战争的领域,原来只是为了早点许诺她想要的婚姻。

    这样高贵的蒋升平,的确不该完全属于这平庸的生活。

    她是否奢望得过多。

    如果他真成为了自己想要的那种男人,也不再是她深爱这么多年的蒋升平。

    程毓璟合住手上文案,随手交给秘书,他看向坐在右手边做记录的何言,“宏扬这款产品广告市场评价怎样。”

    “接纳度很好。算不上好评如潮,但根据宏扬在市场和客户群体内几十年如一日从无投诉产品精致而积累的口碑,这一款一定是稳赚不赔。而且新蒋总很有经商头脑,非常懂创新之道,这一款广告内容是我们同类公司从未开垦过的模式,所以很新奇,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和媒体人士的肯定。估计宏扬又会风光一阵,广茂和宏扬这一款广告是在同一天内播出,广茂惨败,正在争取二期来弥补一下,但我们也有广泛的客户基础,就算无法超过宏扬出奇制胜,最起码可以稳中求进。”

    程毓璟嗯了一声,他转过身看了一眼程橙橙,“你一向心高气傲,在年轻一辈中很有交际头脑,不掺杂个人感情评价,你觉得升平怎样。”

    程橙橙扫着屏幕上他被众人拥簇走下访问台的背影,脸上不由自主挂了点浅笑,“非常出色。”

    程毓璟说,“既然这样出色,若是被你任性错过,是不是会很可惜。”

    程橙橙一怔,因为手的不稳摇晃而倾洒了一些咖啡溅落在桌上,她凝视着那一团咖啡渍,身旁传来何言起身离开会议室的脚步声。

    门被关住,一片寂静。

    程毓璟的目光同样凝视屏幕,眼中带着对蒋升平的赞许,“我和蒋华东明争暗斗了四十年,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底为什么输,是气魄是能力还是才干,我都并不比他差,他幼年贫穷,颠沛流离,后来依附着权贵也是白手起家,只不过走了比寻常百姓稍微有人脉的捷径,可人脉是他一点点积累,拿命搏来的,谁也无法羡慕和嫉妒,因为这世上男人都是贪生怕死乐于享受,自然不配站在高处去侮辱人的眼睛。我和顾升,自问都是呼风唤雨的人,可这一生唯一承认自己败给的,只有蒋华东。蒋家的儿女都很傲骨,格外的刚烈,正因为蒋升平能分清风月女人和事业道义的孰轻孰重,他才值得你喜欢。”

    “当你埋怨自己等待升平这么多年,他都不能陪伴你,你知道升平母亲等了蒋华东多久吗。那时他是别的女人的丈夫,前面是昔年黑帮仇敌,随时能取人性命,后面是官商黑暗,随时能颠覆他的全部,他无法保护薛宛,便用自己的方式让她恨着挣扎着困顿着,你和升平之间其实很平稳,青梅竹马到水到渠成,这世上千千万万比你们更苦的男人女人,他们都不曾放弃过,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软弱。你母亲追了我一辈子,你都看在眼里,你也许会觉得我不够爱她,才会这样冷淡又沉默,但你了解我们这样男人的苦楚吗。习惯了封闭和自保,习惯了埋下炸药将对方炸得粉身碎骨,不说不代表不爱,说了也未必就能长久。这世上没有任何女人可以替代你母亲,我也从没想过我还会在她之后爱上别人。”

    程毓璟看向窗外远处几乎高耸入云的宏扬摩天大楼,他眼前浮现出几十年前他们各自都还年轻的无数场景,在脑海深处闪烁着交替着,最终化为一缕逝去时光里最苍老的叹息。

    “感情在某种时刻,是一片雾,它就在你眼前,可你未必抓得住,理智的人不会使自己陷入两难境地。橙橙,现在你将自己和升平逼到了死路,你明知道自己非他不可,你并无法接受谁,包括秦谬,至少你和他接触这段时间,我没有从你脸上看到你和升平在一起时的光彩与喜悦,我想任何人都无法给你升平让你感受到的东西。欺骗自己是很愚蠢的事,我不希望在未来某一天我的女儿会后悔,懊恼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等等他,多给他点时间去做他想要做的事,而是非要拿自己和他最看重的东西做比较,如果知道一定会输,我们避开这个你无法赢的筹码,在这盘棋局上换一种方式,来求得双方和棋,不也很好。”

    程橙橙垂眸看着手中的咖啡杯,棕黑色液体在缓慢流动,程毓璟起身用带着一些皱纹的手拍了拍她肩膀,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离开了会议室。

    屏幕已经黯淡下去,程橙橙放下手中杯子,冷却的咖啡溢出更加香苦的气息,她凝望着那扇摇晃的门,在沉默许久后,忽然奔跑了出去。

    招待会在进行过半后,原本是蒋升平和记者进行样片观摩及产品的具体说明,结果在退出现场时蒋升平忽然脸色惨白,他弯下腰蹲在地上,豆大汗珠从额前滴落,场面骇住了所有人,保镖匆忙护送他上车离开,留下庞助理在现场维持秩序做善后。

    程橙橙赶到时,大批记者还没有走,样片正在播放,庞助理拿着电话躲在黑暗角落处不知在和谁说话,面色凝重而焦急。

    程橙橙冲过去扯住他手臂,“你们蒋总呢?”

    庞助理对电话那边说了声知道,便挂断,他看着程橙橙,“蒋总从上任到现在三个月每天都在加班工作,几乎没有怎么休息,在中途头部疼痛,送往医院拍片后检查出是过度疲累,胃部也有疮孔,要住院治疗。”

    程橙橙心里一紧,蒋升平胃口不好是年少时候就有的毛病,曾经他父亲也是,应酬喝酒喝出几次胃出血,算是类似遗传性的家族病史,她很多次叮嘱他按时吃饭不要喝酒,但蒋升平现在的位置由不得他任性做主,程橙橙松开庞助理转身往外面跑,庞助理追上去几步,朝着她背影喊,“在一中心!”

    有记者从洗手间方向回来看到了程橙橙在转角处离去的侧影,走过去拦住庞助理说,“蒋总喜欢的女人是程氏集团千金程橙橙小姐吗。似乎只有她和蒋总青梅竹马,我们刚才听蒋总提过后就这样猜测。”

    庞助理笑得意味深长说,“蒋总已经说得很明显了。我也认为除了程小姐这样优秀的女人,没有谁能担得起蒋太太的身份。”

    蒋升平由于疲累过度,到医院打了针吃过药后就睡了过去,一名女秘书和护工在病房外的休息室陪床,并没有进去打扰,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中,蒋升平难得睡得非常香甜踏实,还做了一个梦。

    梦中程橙橙穿着洁白的婚纱,由程毓璟亲手挽着她从教堂尽头的红毯缓慢走来,漫天洒着彩色花瓣,他掌心柔软的触感是她温热的手指,还有一缕从盘髻上垂下来的发丝。

    程橙橙泛着泪光的眼睛漆黑明亮,一如他二十二年前忽然对她动心的那个早晨,时隔几年又下了雪,她在白茫茫的雾气深处走来,稚嫩的脸庞小小的身体,眯着眼喊他升平哥哥,长长的睫毛凝结了细碎的冰晶,一眨一眨的,像一把小刷子,就那样痒进了他心头。

    她大声对神父说我愿意,她扑入自己怀里,哭得泣不成声,濡湿的泪痕沾满领口,他恍然发觉,他们已经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

    一辈子的四分之一。

    蒋升平醒过来时,唇角还带着一抹笑。病房内有窸窣声响,很轻微,但还是被敏锐的蒋升平捕捉到。

    他睁大眼睛,看着视线里模糊的人影逐渐清晰,她长发柔顺,背影玲珑,白色西装不染纤尘,像临世的仙子。

    窗外投入一抹非常明媚的阳光,金黄色暖晕镀在程橙橙身上,她手上拿着一个杯子,正非常安静的冲一杯豆奶,用汤匙调和着浓稠度,香甜味道缓慢溢出,飘散在空气中,和蒋升平梦中的情景重叠在一起。

    美梦成真了。

    真好。

    蒋升平接连三个月都窝在宏扬办公室,没日没夜的加班,困了就到休息室里眯一会儿,睡不够两三个小时,再爬起来继续忙碌,仿佛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美好祥和,他仔细回想,他全部难以忘怀的时光,都是因为有程橙橙的存在。

    蒋升平忽然产生了莫大的贪恋,就在这岁月静好微风不燥的时刻。

    他也觉得心慌,在看到她和亲谬接触时,他在想,难道她真的不再等了吗,他是否为了事业对她太残忍太自私。

    倘若他一生在商场功成名就,就像父亲那样,站在无人企及的高度,却遗憾失去了她,他会在漫长的人生路中觉得幸福吗,会享受那被人拥簇和仰慕的时刻吗。

    一定不会。

    因为这世上成功的路有千万条,能够让宏扬永垂不朽的方式也有很多,他可以用一辈子去经营去维系去雕琢,但他再不能于茫茫人海深处遇到第二个程橙橙。

    她转身把豆奶放在床头,忽然看到了蒋升平睁开的眼睛,她一喜,刚要说话,蒋升平朝她伸出手,程橙橙愣了一下,她握住他有些冰凉的指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蒋升平仔细凝视了她好久,仿佛怎么也看不够,在程橙橙越来越局促的脸色下,他开口说,“我舍不得。”

    黄昏傍晚,艳紫色的彩霞由天际云后的罅隙内透过宽大的树叶洒进来,一抹黛色剪影落在蒋升平的眼睛里,将他刚毅俊朗的脸庞映衬得柔情似水。

    他声音带着几分缠绵悱恻,深情的目光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吸纳进去,融于他身体的血液中,“我本来就木讷,不要怪我好不好。早就是我女人了,搬到一起凑合住吧,还省床。”

    原本温馨感动的气氛因为最后一句话画风突变,程橙橙被他气笑了,她狠狠打了他一下,“流/氓,不要和你住,我不怕浪费床。”

    蒋升平咧开嘴笑,洁白的牙齿格外帅气,“我爸说女人都这样,口是心非。”

    程橙橙赌气嘟着嘴巴,可眼底大片大片眼泪却不争气滚下来,她爱这个男人爱到了自己都心惊的地步,他是她璀璨年华里最珍重的时光,最不能替代的一笔。

    “蒋太太,登记吧。”

    “不要脸,什么东西都没拿,谁要跟你登记。”

    “有东西啊,户口本身份证都在。”

    程橙橙哭笑不得抹了把眼泪,“什么鬼啊。”

    蠢死了。木头疙瘩,她还以为他开窍了,原来还是一锅浆糊!

    蒋升平明亮的眼睛巴巴看着她,看得程橙橙心底融化了。

    “那你以后能不能陪我。”

    “我会尽最大能力抽出时间。”

    “那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这就想娶我啊,你落了一道程序!”

    蒋升平一把扯住她抱在怀里,“晚上回家造人吧。爸和妈肯定想抱外孙了。”

    “我答应了吗,你爸妈叫得还真快。”程橙橙气得咬牙,“求婚!你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啊。”

    蒋升平上下齐手,把程橙橙西装剥掉,笑着说,“我身体不舒服,都还这样不遗余力,完美继承发痒了我父亲甘当苦力的优良传统,你感动吗。”

    程橙橙哼了一声。

    “求婚不急,床上慢慢求,你性子怎么这么急,这样不好。”

    程橙橙:“……”

    【完】

    后记:

    六十年前,南省硝烟烽火,码头群雄逐鹿,黑帮血雨腥风。

    那一群江湖儿女爱恨跌宕,南三角阴谋迭起枪林弹雨,年少的蒋华东于一夕之间凌空越世,震惊南省,从此拉开半个多世纪的风云战争。

    四十年前,她是红尘被戏弄的人,他是红尘外无心的看客,从此牵扯纠缠,恩恩怨怨。

    他本是温润深情的如玉绅士,他曾是邪魅轻佻的矜贵浪子,三足鼎立斥退官商百万雄狮,百米双枪淌过血流成河。

    当一切灰飞烟灭,只剩下一段段荡气回肠的传说,后世谈论蒋华东,是狠毒的痴情种,后世谈论顾升,哭了多少多愁善感的人,后世评说裴岸南,只余悲情二字。

    生于悲,死于情。

    纵然一生不曾输,情关里给你万箭穿心生死劫。

    浮生散尽,夕阳西下。

    还是那座城,南山陵北山寝,漫山花海深处,葬着英雄佳人。

    这岁月那么长,那么凉。

    风尘往事化为粒粒尘土,随风飘扬,不留痕迹。

    世上终再无处寻找那早已轮回的故事里的人。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