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全剧,终

陈墨铮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麒麟中文网 www.70zw.com,最快更新叔叔,不约最新章节!

    (一)秦家老幺

    秦风和温玉珺这辈子最不服气的,便是他们的亲生儿子竟然比扈士铭和洪家丫头的小!

    而且只小了一天!这让处处跟洪家作对看洪家如何如何不顺眼的秦先生,脸都快气绿了。

    上天对善良的人总是诸多眷顾。在他们的养子可可十岁的时候,温玉珺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

    这下,把秦风和一干亲友都给急坏了。温玉珺年纪要比苏诗诗长两岁,之前因为流产身体本就比较虚弱,如今又是高龄产妇,所以一家人商量后,直接把温玉珺送进了最好的医院待产。

    温小姐想到自己整个孕期都要在医院度过,哭了整整三天。

    只有秦风自己知道,他就是怕温玉珺这八卦女人在外面惹事,所以才关进医院的。

    可你以为秦太太这样就能安静了?

    她是很看重孩子,为了孩子能做任何事。但是——她不能出去,她的八卦天团可以来医院看望她啊!

    于是乎,医院就成了整一个菜市场了。要不是秦风有先见之明,早就让人在医院后面另外开辟了一栋独立的小居所,要不然非被其他病人投诉不可。

    温玉珺这一胎生的也确实辛苦,生产那天医生都下病危通知书了。

    据说,秦先生是跪在地上签的字。为此,裴易自然不会放过嘲笑他的机会,直到他们儿子十岁的时候,还在用这事情嘲笑他。

    要说嘲讽,秦先生的功力自然不会比裴先生差。

    (二)关于娶亲的问题

    裴家扈家秦家只有一个宝贝公主,便是裴诺。其他几个都是儿子。

    为了谁能娶到裴家的女儿,秦风和扈士铭早就在暗地里较上劲了。

    这日,在裴家聚餐时,又说起这件事情。

    秦风:“我们可可比诺诺年纪差最小,就我们可可娶了吧,自家消化。”

    扈士铭嗤笑:“可不是自家消化。可可是段玉蔷的儿子,跟裴诺可是有血缘关系的。”

    他斜睨着秦风,打击道:“你才四十几就老年痴呆了?这也衰退地太快了吧?”

    秦风一脸懵逼,他确实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可老年痴呆?

    秦先生打击起人来可是绝对不会比任何人差的,当即就反击道:“我听说某只啃嫩草的老牛这两年有些力不从心了啊?这就是你年轻时放荡的下场,如今早衰可怪不得别人。”

    扈士铭脸一黑,冷然道:“你年轻时玩过的女人不比我少吧?要说京城风流史,谁比得上你秦三少?”

    “扈士铭,我当时可比不上你……”秦风说到一半,猛地住了口,小心翼翼地将头扭向一旁。

    果然,秦太太的脸已经拉下来了。

    扈士铭心中一咯噔,急忙扭头看自家老婆。

    得,也是生气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坐在一旁的裴易幽幽地说,“鉴于你们两家的基因都比较放荡,我是不会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们的。”

    扈士铭和秦风对看一眼,而后齐齐盯着裴易。

    扈士铭:“我记得你第一个女人是我送给你的吧?”

    秦风点头:“那天我帮他守的门。”

    裴易身子一僵,急忙转头看坐在身旁的苏诗诗:“绝对没有的事。”

    苏诗诗本来是在旁边幸灾乐祸地啃哈密瓜的,此时脸已经黑了。但下一刻,她就冲裴先生露出了最迷人的笑容,柔柔地说:“亲爱的,我当然是相信你的。”

    裴易心中一抖。

    亲爱的,你能别这样笑吗?

    这自相打击三败俱伤的事情,以后还是少做。

    就在这时,事件的导火索之一的裴诺少女回来了。

    如今的裴诺已经长成大姑娘,眼睛很像苏诗诗,其他继承了父亲的英挺,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丫头,你到底想嫁给谁,给句痛快话!”秦风一见到裴诺,就立即转移话题。

    裴诺一愣,再一瞧这阵仗,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肯定又在讨论她的终生大事了。

    她将包递给佣人,迈着小步,低头慢吞吞地走过去,来到苏诗诗和裴易面前站好,害怕地看着他们。

    苏诗诗和裴易相视一眼,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爸,妈,我……我怀孕了。”

    满场寂静,一群大人都懵逼了。

    苏诗诗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下,她家女儿今年几岁来着……

    还好,成年了。

    不对!

    “裴诺,你活腻了!”裴先生怒了。

    苏诗诗也一脸严肃。

    裴诺拔腿就跑,正好撞到进来的裴言。

    “怎么了?”裴言一把拉住自家妹妹。

    裴诺拉起他就跑:“他们太恐怖了,我才十八岁就想着要我嫁人了。我刚才骗爸妈说我怀孕了,哥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就告诉爸妈你把你女同学的肚子搞大了。”

    “你敢!”裴言的脸哗啦啦就黑了,那拧眉瞪人的样子,真有乃父风范。

    裴诺手上有他的把柄,才不怕他。

    可她忘记了,裴家的男人一个个都是顶腹黑的。她哥嘴上没有反对,可一声不吭地在她身上安了个追踪器。

    不到两小时,她就被父亲逮了回来。

    一屋子大人,开始了三堂会审。

    秦风:“谁胆子那么大,裴家的宝贝女儿也敢动?你把他叫来,我一定要好好认识认识这位英雄。”

    扈士铭:“你比你妈有出息。”

    温玉珺:“诺诺你别怕,我们一定不会让你被他欺负的。那个,孩子父亲长得怎么样?帅不帅?是做什么的啊?”

    倒是苏诗诗比较平静,全程看着女儿,就像是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样。裴诺心虚地不敢看她。

    而裴爸爸,已经开始打电话全球通缉那个该死的男人。

    竟然敢拐走他的女儿,活腻了!

    裴诺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一群大人。

    “为什么我家的人会是这样的反应?”

    难道不应该教育她吗?跟她说小小年纪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可他们在兴奋个什么劲啊!

    “找到了几个可疑的目标?很好,全部都带过来。”裴易啪地挂掉电话,冷冷地盯着女儿。

    估计所有人当中,只有裴爸爸是真的生气。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竟然被一头不知名的猪给拱了。

    他肺都快气炸了。

    这时,苏诗诗盯着女儿,不紧不慢地说:“估计要不了多久,所有跟你说过话有过关联的异性,都会来到我们面前。”

    裴太太笑得特别温和:“宝贝,你应该相信你爸爸的实力。”

    裴诺小脸一垮,都快哭了,捂着脸喊道:“我骗你们的,我没怀孕!”

    他们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又是满场寂静,而后秦风和扈士铭就开始继续争论裴家女儿的归属问题。

    裴易电话打到一半,听到女儿的话后着实愣了一下,低头看自家老婆。

    见他老婆一点都不意外,脸立即崩了起来。

    关心则乱,他怎么就忘记了,他们女儿比他还挑剔,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看上别人了?

    但这也让他警觉起来,想到自家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就要嫁人了,他怎么想怎么不开心。

    于是——

    秦风和扈士铭从这天起,成为了裴家最不欢迎的人。裴易把家里的狗全部都拉了出来看门,见到秦风和扈士铭就咬。

    角落里,裴言不紧不慢地教育着妹妹:“遇到问题只能疏不能堵。撒谎解决不了问题,你得对症下药,让爸爸去对付他们。”

    裴诺噘着嘴,还在为他出卖自己生气,不客气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安置你的女人?打算等她生下来直接抱着孩子来认祖归宗?”

    她幸灾乐祸地说:“我可提醒你,你敢让你儿子当私生子,爸一定弄死你。”

    裴言的脸漆黑无比,阴测测地打量着妹妹,嘴角勾出一抹算计的弧度:“裴诺,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爸最怕的除了妈,还有一个。”

    裴诺心声警觉:“谁?”

    裴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一把扭住她的手腕,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你!”

    打蛇捏七寸。他早就想好怎么让他爸同意了。

    裴诺慌了:“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把你这些年在学校干的坏事都告诉妈而已。”

    “你……你敢!”

    裴言睨了她一眼:“你说的对,我得在孩子出生之前结婚。”

    他爸最怕他妈生气,所以这些年这疯丫头在外面做的事情可都是瞒着他妈的。用这个捏住他们父亲的七寸,他还有什么事情不会答应?

    “哼,我去找小叔叔和如玉阿姨!”裴诺拧着眉毛,心里盘算起来。

    裴言一脸像看白痴那样看着她:“小叔叔和如玉阿姨正度蜜月甜蜜着,你敢去当电灯泡他一定把你打包扔到妈面前。”他顿了顿,一字一顿地说,“包括你干的那些好事!”

    开玩笑,自从裴靖和秦如玉修成正果晚婚之后,那是彻底开启了全天候虐狗模式,就跟开挂了一样。裴诺敢去打扰,裴靖还不收拾她!

    裴诺都快气哭了,支支吾吾半天,把所有利弊都分析了一遍,提溜地转着眼珠子,小声建议道:“要不,讲和?我们一起对付爸!”

    “就等你这句话!”裴言一拍即合。

    可惜,他们忘记了姜还是老的辣。裴易能这么被他们拿捏,那就不是他们父亲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