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放倒了小半个极限系的男人(求推荐)

猪三不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麒麟中文网 www.70zw.com,最快更新基因大时代最新章节!

    彪悍新生带着三名同学从排队通道后方强行一路几前穿插,引得长长的队伍一阵骚乱。

    但乱归乱,却没有多少人骂。

    哪怕是不满。

    许多人,听到这名彪悍新生的吼声,还默默的让开了。

    “各位同学,请让让,我E级中级权限,赶时间!”

    “各位同学,请让让,我E级中级权限,赶时间!”

    个人权限这玩意,在基因大时代来临的百年时间内,因为写入公约法立法的原因,早已经深入人心。

    因为按公约法,在一般公共设施和服务中,高级权限者,都享有优先权。

    甚至许许多多的商家,也都会在消费须知中注明一件事——高权限者优先。

    当然,这种高权限,是相对的。

    E级权限,在社会上,也无法享有多少便利。

    E级权限难有,主要还是指学生群体,许多人辛辛苦苦一辈子,弄个E级权限是没问题的。

    比如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职务达到在一定级别,或者满一定年限,都能获得E级权限。

    哪怕是在最普通的岗位上,勤恳满二十年,一个E级下级权限跑不了!

    不过,熬资历最高也就E级高级权限而已。

    但在学校里,在一帮全是F级白板权限的高中生面前,这E级权限就是大杀器了。

    还是E级中级权限。

    F级升E级下级权限,需要十点功勋,积功五十点,可得E级中级权限,积功一百点,可得E级上级权限。

    按现行的权限体制。

    这彪悍青年如此年轻就能够拿到E级中级权限,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他爹很牛逼,但已经牺牲了的那种。

    蓝星联盟公约法规定,D级及D级以上的个人权限,如果本人牺牲,可由遗嘱指定或者基因委员会相关部门指定其中一个子女继承其个人权限。

    减一大等阶继承。

    当然,这是粗略的说法,有关个人权限继承的法案细则,足足有一本书那样厚。

    换言之,要是这彪悍青年他爹很牛逼,还是已经牺牲了那种,那么给英雄的后代,让个路,这是基因大时代公民的义务。

    第二种可能呢,就是这个彪悍青年自己很牛逼,靠自己本事的通过种种方式累积了五十点以上的功勋,才被授予E级中级权限。

    那这种可能,同样值得尊敬。

    功勋这玩意,可不是你随便抓个贼就能弄来的。

    何为功勋?

    是为大众,为国、为人民,为整个人类做出了贡献和牺牲,才叫功勋!

    因为代表着特权,所以认定极其严格。

    但是无论哪一种可能,眼前这彪悍青年的E级中级权限,都是在场所有持有F级权限的白板大学生要让一让的。

    这种情况下,就连刚刚来找许退的学长柴骁同学,也得紧贴着通道栏杆让路。

    这就是权限等级的重要之处。

    所以在亮出权限等级之后,这彪悍青年一种横冲直撞强行插入,也没人发火挑事。

    不少同学主动让开。

    偶尔有几名同学让得慢了,直接被这彪悍青年给一把拨拉开,也只能恨恨的瞪一眼。

    虽然可以就被拨拉一事可以要求这彪悍青年道歉。

    个人权限是享有便利和特权,并不是让你来欺负人的。

    但是,这事儿闹将起来也没啥意思。

    暗戳戳的骂几句龟怂也就好过去了。

    就这样,排队通道的人群,如潮水般的分开,让那彪悍青年一路来到了队伍的最前边。

    此时此刻,许退已经将自己的一应资料递交到了老师手中,就等待进入被允许进入测试场地进行测试了。

    资料双手交给老师,许退抽空扫了一眼个人通讯设备。

    连闪八九条讯息,谁会这么无聊?

    不过,只是扫了一眼,许退就呆了一下。

    几乎是同时,后方就传来了那彪悍青年的喝声,“有急事,让让,我E级中级权限!”

    听到这声音,许退连忙转身笑道,“同学,我资料已经交给老师了,稍等一下。”

    领头的彪悍青年眉头一皱,没有说话,但是彪悍青年身旁的另一名肤色颇黑的同学,却是先骂了起来。

    “袁哥让你让开,你聋了,听不到啊。”

    这一开骂,许退的笑脸马上就变成了冷脸。

    许退没有看这黑脸同学,而是看着那袁姓彪悍青年道,“同学,个人权限是权利,是功勋,更是荣耀,希望你不要用错了地方,玷污了它!”

    说到这里,许退耸了耸肩,“我已经提交了资料了,怎么让......”

    许退话音刚落地,这袁姓彪悍青年的脸色却是陡地一沉。

    “让开,你还没资格来教训我!”

    许退没有任何让的意思。

    见许退不让,这袁姓彪悍青年直接出手将许退推搡到了一旁。

    大力传来,直接止不住的一个踉跄后退,后腰直接撞在了桌角上,疼的许退脸色一白,倒吸冷气。

    许退没有破口大骂。

    此时骂人,是弱者的表现。

    冷冷盯了这青年一眼,许退揉着腰很坚定的走到了窗口处,与那袁姓青年并排站在了窗口处,腿部发力,用力挤了挤。

    “让让!”

    “老师,我还需要多久才能进入测试。”许退问道。

    刚刚将许退资料放到一旁的普通老师看了一眼许退,有些为难,但还是道,“按顺序,下一个就是你,可能三五分钟.......”

    袁姓青年被发力的许退挤出了一个身位,瞬息间就怒了。

    “你特么的,还来劲了!”

    右手铁拳闪电般的探出,就攥住了许退的领口。

    这家伙力气极度惊人。

    竟然直接攥着许退的领口将许退举了起来。

    瞬息间就让许退呼吸困难起来。

    “玛的!”

    许退也不是省油的灯,几乎是被举起的刹那,右手闪电般的探出,五指如同钢筋般就箍住了这袁姓青年的右手。

    准确说,是箍住了这袁姓青年的食指、中指、无名指这三个指头间半个手掌。

    一叫劲。

    使劲一扳一压!

    绞!

    瞬息间,这袁姓青年发出一声闷哼,整个右掌加小臂被锁拿,身体不由自主的下蹲。

    许退落地。

    这袁姓青年几乎要被许退绞压成跪姿,变成跪在许退面前了!

    不过,袁姓青年也是狠人,冒着手掌小臂骨折的风险,以左肘为锋,团身撞向了许退。

    这袁姓青年极限系出身,方才那一推,就展现了惊人的力量。

    个人力量方面绝对比许退强一大截。

    许退之所以能得手,是因为许退开启了手部指掌力量类的基因基点,不过许退是把它应用成了弹豆神通而已。

    此时这一撞,要是撞实了,许退不骨折也得吐血。

    许退也是狠人。

    高中时小树林约战经验丰富。

    而这一次的跟踪事件和斩杀改造人阿虎的事件中,让许退开始蜕变的同时,行事已经带上了果断狠辣之气。

    要嘛不出手。

    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

    在袁姓青年团身撞过来的刹那,左腿闪电般的踢出。

    砰!

    许退的左腿,先发先至!

    闪电般的命中这袁姓青年的裆部。

    袁姓青年当场就发出了一声嘎然而止的惨嚎,整个人如熟悉的虾米一般弓了起来,双腿夹的死紧死紧。

    嘴巴大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呼声,似乎是痛苦到了极致。

    鼻涕眼泪在这一刹那,全部涌了出来。

    楞了!

    全场傻眼了!

    谁也没预料到,一场不起眼的争执,会在一瞬间变得如此剧烈。

    短暂的震惊过后,跟着袁姓青年一同前来的三位同学,立时就怒吼起来。

    “卧槽!”

    “无耻!”

    “手真它玛黑!”

    “一起上,揍他!”

    怒骂声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也几乎是同一时间,这三位跟着袁姓青年同来的同学,或因为义气,或因为某些原因,三人同时出手,围殴许退。

    十几米外看戏的柴骁看到这一幕,脸色瞬地一变,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

    “艹,袁树,你们一个个都还要脸不!”

    跟着袁树过来的青年却是不管这些,拳脚同一时间招呼向了许退。

    如今的高中生,可不简单。

    高中三年不仅有高强度体能训练,偶尔体育班主任还会教一点点格斗或者是保护自己的技巧。

    方才许退施展的关节绞技,就是班妈于泽平闲暇时演示给他们的。

    更何况,家庭条件好的学生,那体能辅导班,格斗班、武道班可不是白上的。

    眼前这上前围殴许退的三位,拳脚间都有霍霍劲风,有凌厉之色,一看就是练过了。

    这要是招呼实了,许退今天怕是得吃大亏。

    这让原本看戏的柴骁着急的原因。

    柴骁急眼,身为当事的人许退却是一点也不慌。

    放倒袁树的同时,双手已经已经看似无害的插入兜里,早已经做好了防备这三人的准备。

    几乎是三人同时动手要为袁树报仇的刹那,许退双手就猛地取出,借着后退之势,食指连弹!

    咻咻咻!

    劲风破空的声音凄厉而短促。

    几乎是同一刹那,黑脸马子旭三人,突然间发出痛苦的呼声,然后双手猛地捂住喉咙处,一个个神情恐惧的看着许退。

    尤其是黑脸马子旭,喉咙中发出唔唔唔的声音,脸却涨得通红,似乎喘不上来气一样。

    刚刚扑到跟前的柴骁,看看许退,再看看被许退放倒的四人,一脸的惊愕。

    仿佛此前认识的许退是个假的一样。

    此前他认识的许退。

    说话常带笑,待人很温和,是个邻家大帅哥。

    可这会的许退呢。

    出手狠辣,果绝,还带着阴。

    更像是一个老练的战士!

    “啧啧,这几位,可都是今年极限系新生中的精英,袁树据说是极限系新生排名前三的。

    兄弟,你牛逼!”

    “你这是一个人放倒了小半个极限系啊!”

    柴骁冲着许退伸出了大拇指。

    许退没有理会柴骁,而是死死的盯着马子旭三人,一粒黄豆在指间灵活的跳跃着。

    “你们要不要再上来围殴?

    这一次,我不会打你们喉骨,我会瞄准你们的眼睛!

    爆眼!

    甚至是爆头!”

    许退的声音满是冷意寒意。

    方才他还是收了手的。

    但这句话绝对不是吓唬谁。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又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这些,都是有理由的。

    老混混围殴一个人,其实是有分寸的。

    一般也就惨一点,疼一点,不会致命。

    但是小混混或者小年轻围殴起来,三拳两脚,可能就要了一个人的命。

    只图狠,只图痛快,一下手就是全力,不管不顾。

    弄死人很正常。

    许退在金城府上学这几年,金城府就发生过好多起学生围殴死人的事情。

    其实没人愿意或者刻意的想打死人。

    但是围殴混战那会,大家都是热血上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许退甚至亲眼目睹过一次高年级小树林约战出人命的事情。

    大家打完了,坐下来歇一会,才有人发现一个人已经没气了。

    ......

    许退不想将自己的命赌在运气上,所以方才出手很狠。

    当然,这三人真要围殴时不小心弄死了许退,等待他们的,绝对是法律的严惩!

    但是,那与许退有关系吗?

    就算有。

    也已经没了!

    所以。

    许退一出手。

    目标就是要害!

    就是喉骨!

    黄豆弹上去,不会致命,却能阻止甚至是伤到他们!

    *****

    新书期要想牛就得上榜,没各位帅哥哥美姐姐的支持,猪三这书牛不起来呐。

    求支持,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

    新书期,猪三这脸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