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胁亲

冷出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麒麟中文网 www.70zw.com,最快更新帝王宠之萌后无双最新章节!

    “这...好吧,那我就收下了。对了,我也有东西给你。”伸手的瞬间,一个药瓶出现在了灵儿手上。“这里面的丹药可以清除你体内的媚毒,这里还有一个药方子,你按照上面所写,用其浸泡身体。三个月之后,你的身体就能恢复.”

    拿过灵儿递上来的东西,风音因顺势抓住了她的手。千言万语也道不尽她对她的感激,她相信她的心意灵儿都明白。最后之汇聚成两个字,“珍重。”

    灵儿反握了一下,朝着她点点头,转身踏上了离程。

    “小灰灰,这外面的世界你还没有见过吧,以后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走上狗生的巅峰。”

    “小姐,小灰灰又不是灵宠,他能听得懂你说话吗?”紫曦一边泡茶一边笑着说道。

    灵儿看了看始终钻在自己怀里懒洋洋的小灰灰,挑了挑眉放下了车窗帘子。

    “我觉得它能听懂,毕竟他的主人这么聪明不是。”灵儿起名一直是按照颜色起的,这小家伙是银色的,本该叫小银,但总觉得听起来怪怪的,于是就叫小灰灰了。

    “小姐说的对。”紫曦就是个小姐奴,只要是小姐说的,即便是胡诌也是对的。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丝波动,闭幕凝神的帝弑天睁开了眼睛。而后马车停下,一个男声从马车外面传来。

    “尊上,有急报。”

    “呈上来。”

    看着影卫递进来的纸条,帝弑天的眼睛突然闪露出一抹喜色,不过很淡,若不是十分熟悉帝弑天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灵儿感觉好奇,于是凑上前去偷窥。

    只是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帝弑天说道:“婚礼具备,只待王归。”这是纸条上的内容,帝弑天直接读了出来。然后将头微微偏转,看向正欲起身的灵儿。那表情似乎在说,你不是想看吗,不用那么麻烦,我读给你听。

    不知为何,灵儿在听到纸条上的内容之后,心中无一丝喜悦,原本挂在脸上的微笑甚至还僵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就很好的隐藏了这不该出现的情绪。即便如此,还是被帝弑天捕捉到了。

    “小东西,你是哪里不舒服吗?”伸手欲摸灵儿的额头,灵儿下意识的身子往后倾了一下。

    “没有啊,我没有不舒服,就是感觉这车里有点闷,我下车透透气就好了。”话落立刻起身,动作干脆的跳下了马车。

    帝弑天眉毛微蹙,随即也下了车。

    灵儿下车后就走到了不远处的小溪边,怔怔的看着潺潺的溪水。逐渐的,水中倒映出了帝弑天的样子。风吹过,影像被吹散,灵儿拿出了风音因送她的香囊,拿到鼻尖处嗅了嗅。

    “为什么会这样。”风音因说过,这个香囊的丝线中,加入了他们祖传的天香媚骨粉末,而且这上面狐狸的眼睛,更是凝结了他们老祖宗的一滴情人泪,所以这个香囊佩戴上之后,不仅能让佩戴者容颜焕发,还能促进她与爱人的感情,在爱人靠近的时候忍不住想要去...可是为什么,在面对帝弑天的时候,她竟然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正在灵儿神思之际,一个人影靠近,拍了拍她的肩膀,灵儿被吓了一跳。

    “小姐,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对不起啊。”

    灵儿回头,来人竟然是紫曦。适才着实被吓着了,此刻心跳还彭彭彭的。

    “没事没事,是我刚才走神了,怨不得你。”自己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有些心神不宁。怀里的小灰灰突然动了,跳到了灵儿的肩膀之上,伸出粉粉的小舌头,舔了舔灵儿的脸颊。似乎它也感受到了灵儿的不安,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安抚她的情绪。

    灵儿欣慰的摸了摸它的头,“还算你有良心,不枉我疼你一番。”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心神不宁的。这可不像你以往的作风啊。”以前的小姐,不管遇上什么事情,都是四平八稳不动如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心不在焉的。

    连紫曦都能看出来的异样,帝弑天能看不出来吗。灵儿下车之后,帝弑天并没有马上跟随,而是在远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她。双眼深邃,不知在想什么。

    就因为这一突发状况,一路上帝弑天在没有说什么。

    灵儿也不说话,车上静悄悄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紫曦虽然心里着急,可弄不清楚状况,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只能陪着他们沉默。

    魔都之中,灵儿的一众亲人已经到了,帝弑天早在出发之前,就已经对大婚的一切事宜做出了安排,所以才会收到那样的传信。帝弑天提议,先在魔域举办婚礼,而后在返回灵家,在那边在举办一次。这样一来,两边的亲人朋友都能照顾到。

    因为魔域的仪式在前,故而将灵儿的所有亲人早早的都接到了魔域之中**。

    灵儿回到魔宫之后,就将自己关了起来,整整半日,都不曾出来。对外只说是赶路累了,想要睡一觉。可这样的理由,却瞒不过帝弑天。

    “影一,抽调一半的精锐,守在王后的寝宫周围,暗中保护。有任何风吹草松,立刻来报。”正殿之中,帝弑天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影一不解,但既是尊上吩咐的,照做便可。“属下遵命。”

    “小心一些,不要让王后察觉。”

    “是。”

    “影二,灵家之人可都安顿好了?”

    “都按照尊上的吩咐,安排在了御和园。”御和园虽然建筑华美,堪比第二座王宫,可位置属实有些偏僻,距离王宫甚远,而且中间还要穿过一片竹林。那片竹林是按照九宫八卦所布置,一般人根本就走不出去。影二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要将灵家人安排在哪里?莫非这次大婚,尊上还担心会有什么很厉害的仇家前来捣乱吗。

    “灵家的人都安顿好了,只是少主他不肯去,非要在宫中等王后归来,属下拗不过,就让少主暂住在了颐园。”

    “君流风应该跟他在一起吧。”之前灵儿托君流风照料帝君驭,他应该会寸步不离才对。

    “是的尊上,君公子说要亲自照顾少主,说什么也不肯离去,只要让他随少主一同住下。”

    “呵,看似不同却有共通,对于她,不管是遗忘了什么,都是那么执着。”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帝弑天再次恢复了以往那副冷冰冰的模样,然后命令众人下去了。

    但适才他那个邪魅的笑,着实让众人吃惊不小。因为那是在他们尊上身上,从来都不曾见过的模样。

    灵儿回来的消息很快就被帝君驭知道了,虽然魔宫的人已经尽可能的隐瞒,但帝君驭不是一般的孩童,手段甚至堪比一个老谋深算的成年人。

    “娘亲回来了,我的去见她。”看着窗外名为照顾实则监视的许多侍从,帝君驭淡定的说道。这次他回来,隐隐觉得要有大事发生。所有的一切都太过反常,不像是那个男人的作风。因为不知道他们此行遇到了什么事情,故而不好判断。当下之急,就是马上见到他的娘亲,只有她才能为自己解惑。

    君流风把玩着玉萧,看似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实则他早已经勘察过四周,除了明面上这些丫鬟仆人之外,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还隐藏了许多高手。想要不经过主人的允许擅自离开此处,一个字,难。

    “我知道这是个死局,可不破便不立,只有我们主动破局,才有可能化被动为主动,方能获得一线生机。让我等在此处做那砧板上的鱼肉仍任宰割?不可能。”语气轻缓,神态平和,因为加注了灵力屏障,所以他们之间的谈话,旁人是听不到的。

    对于帝君驭的早熟与智慧,君流风早已见怪不怪。他根本不会将他当成一个小孩子对待,更像是朋友,或者是盟友。

    “你想如何,说就是了。你既能出此言,想必心中早已有所谋划。直说就是,我配合你。”

    帝君驭回眸,深深的望了君流风一眼,而后道来。

    君流风听罢,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灵儿这边,同样是焦头烂额,因为这一切的反常让她做出了一个延缓婚礼的决定,她将这个决定告诉帝弑天时,以为帝弑天会像往常一般纵容她,可现实恰恰相反,帝弑天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甚至在那一刻,她清楚的感受到了来自帝弑天的怒气。之后更是命人将她带回房间,甚至加强了四周的守卫。

    本来不确定的事情,经过这一系类的事情,灵儿反而更加确定了。帝弑天出了问题,或者说那个人不是以前的帝弑天。因为她了解天天,他断然不会那般对待自己的。虽然不知道帝弑天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但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婚不能结,起码在帝弑天恢复之前不能结。

    尽管四周守卫森严,可若是她拼尽全力,还是可以逃出去的。只不过她现在担心的是...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小姐?小姐你醒了吗?”是紫曦。

    “进来。”

    紫曦推门而入,手上拿着一个食盒,“小姐,这是你娘亲给你与小少主做的糕点,命人给送过来了,你要不要用一些?”

    娘亲!还有驭儿!该死的,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驭儿也在宫内!还有灵家的人!

    “驭儿也在宫内吗?我怎么都不知道呢。既然驭儿在宫内,你还不赶紧带我去见他,我都快想死他了。”灵儿没有表现出异常,也没有跟紫曦说什么。毕竟紫曦是帝弑天给自己的人,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谨慎着点儿好。

    “小少主没来拜见小姐吗?这就怪了,是不是小少主刚好出门了啊?”她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应该是吧,不然那小子早就一溜烟儿跑过来了。”说着灵儿就拿起了一块糕点,慢慢的咀嚼着。没错,是娘亲的味道。“我娘亲他们现在居住在哪里啊,说来我也有些想他们了。”这句话也是人之常情,并不算什么奇怪的问题。不管紫曦是不是敌对的人,都不能挑出什么理儿不是。

    紫曦拿盘子的手停了片刻,而后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听那个送糕点的侍卫说,尊上将他们安排在了一座非常华美的园子里,那档次,丝毫不比帝宫逊色。不过这也正常,尊上这么爱小姐,自然也会礼遇小姐的家人,衣食住行指定都是最好的,小姐且放心吧。”说着脸上还露出了一脸幸福的表情,好似小姐幸福就是她的幸福一般。

    “若是说堪比帝宫的建筑,那便只有御和园了。那原本是修建了给尊上纳凉用的,所以建造的及其华贵,而且那里地势隐蔽,可驭强敌,可以说是整个魔域最安全的地方,那安全系数,连帝宫都望尘莫及。尊上还真是细心,竟能想起那个地方,又安全又雅静又华美,简直是无可挑剔,尊上对小姐真是无微不至啊。”

    “是啊,真是无微不至啊。”灵儿吃着糕点,语气刻意拉长,别有一番深意。不过紫曦并没有听出来,只是一个劲的替小姐高兴。

    安全系数比地宫还高,这真真儿的是用心了。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心思是用来对付别人还是对付自己。

    灵家驭儿尽在他手,她想要逃脱必须好好思量一番。这摆明了是要逼自己就范啊...

    就在这时,灵儿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脸色微变。

    “好了紫曦,你先下去吧,我在休息一会儿,午饭就不用送了,我刚吃了糕点,有点撑得慌。马上要大婚了,可不能胖的连嫁衣都穿不上。”灵儿笑眯眯的说着,一副玩笑的模样。

    紫曦听罢也捂嘴笑了,“奴婢遵命,那小姐你好好休息。”说罢,便退出了房间。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逐渐远去,灵儿缓缓的凑上前去,在确定了门外无人以后,双手结印制作了一个隔离结界。

    “驭儿,是你吗?”话音刚落就感觉一个人影撞了过来,灵儿下意识的俯下身子将来人抱在怀里。

    “娘亲,驭儿好想你啊。”小脸在灵儿的脖间蹭了蹭,语气软糯糯的,听起来委屈极了。“娘亲你去哪儿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驭儿好担心你。”

    “娘亲也想你,驭儿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了,不用担心娘亲。来让娘亲看看,驭儿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长高。”缓缓的将怀里的小人儿轻轻的推开,然后仔细的打量。

    帝君驭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看向灵儿。

    “娘亲做了结界,不会有人听到的,放心吧。”看来驭儿也察觉到了这宫中的异常。

    “娘亲,你...跟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会这般作为?”

    灵儿摇了摇头,”其实这件事的原因,娘亲也很迷茫。只是不知为何,你父...魔尊他突然转变了性情。关于他的变化,娘亲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如今的形式,你应该也清楚了。”

    “那娘亲你想怎么办?”坐以待毙不是他们母子的性格。

    “这场婚礼不能举行,我必须查清楚帝弑天改变的缘由。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你外婆他们。只有保证他们的平安,娘亲才能安心的脱身。”

    “外婆他们就交给驭儿吧,驭儿一定会将他们平安的带出来。”

    对于帝君驭的手段,灵儿是知道的,所以对于他的提议,灵儿并没有反对。

    “驭儿你自己也要小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切不可行不可行之事,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